一 见 生 财

梦中人

我坚持人的本性是软弱的。因为人们是这样痴迷往日荣光,追逐昙花一现的哀戚,陷在名利带来的的短暂快感中难以自拔。就我自己而言,我是那么喜欢秋日鸟雀垂死的呜咽,旧时望族的空宅,纸里音乐里刻画的过往那金灿灿的美好和美好过后长久的空虚。还有夕阳,无边无际的血色的云包裹在破旧的城市上空,微风刮过,像是来自遥远异世的叹息。人就是为这景折了腰,为那些短暂的旖旎拼了命,为这滚滚的红尘流尽了血流干了泪啊。

我的新同学太淳朴了,现在还有谁在介绍自己的朋友时候说“这是我搭档”的?这让我想起小二的同班同学,我们在暑假一起看《黑衣人3》,看完了一起急匆匆地瞎蒙口算题。那个时候电子产品并不盛行,太阳可以把脚背晒得发烫,我们两个的钱加在一起都不够买个计算器。在她向老师告发我之前,我就觉得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搭档,世界上的所有口算题都是从外星来的珍奇异兽,但只消我们掏出一个榔头这么一扫,老师就再也记不得这劳什子玩意。

当今有理想是非常难的,其中最难的一点就是承认自己有理想。

一滴想家的泪都不许自己流 然而生活也并不自由

我觉得东京有一种淡淡的绝望,就是你知道人人都在这座城市里奋力挣扎着,一些人不知道挣扎的结果,一些人则知道生命的真相就是消亡。可无论知不知道这一点,人们总会消失在东京里,像鱼的眼泪鸟的叹息,存在过才是每个人全力以赴的事。这种平静的悲怆叫人流连忘返。
不过我回到家乡以后有时候还是有这种令人沉醉的无力感,所以可能不是东京的问题,是我的问题。

笨拙的爱,猛烈的喜欢,小心翼翼的抚摸,紧紧牵起的手扯都扯不开;执拗的脸,迷幻的光影,如痴如醉的投入,力透纸背的笔打是打不掉;坦荡的笑,滚烫的泪水,不顾一切的坚守,沉默着奔向南墙等它岌岌可危;温柔的风,醉酒的夕阳,寡言而广袤的土地,自伐般端着明鉴看那魑魅魍魉。艺术当干预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预艺术。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迷恋人间,迷恋这片土地。

之前在废料bot上发了似乎反响海星
就在lof存一下 删tag了 随缘看到咯🙏
不过还是要备注下 雷的话背后骂我就好 不要喷我呀

正哥好看得过分了吧 这种程度得罚款吧

怕坚韧亦可拔,正道却难悟。